アルバフィカ

【米优】米迦老师注意你家优一郎

千年沉寂。:

高中班主任米(21)x高中生优(17)


初战米优请多指教


ooc文笔渣流水帐
 不知道为啥我萌上了费红费
 能接受的话


教室,英语课之前,学生们正在打闹。


“小三,真是可爱啊~”


“柊筱娅你找死啊!”


“……你个笨蛋!”君月士方一拍桌子站起来瞪着百夜优一郎。


“你才是笨蛋!”优一郎挺起胸膛。


“你是不是找打?!”“来啊来啊你来打我试试啊!”


“……”与一在旁边干着急,怎奈何气力不足。


“铃——”上课铃响了,所有学生都回到座位上,只有……


优一郎和君月士方在打架。


“你不是笨蛋,你已经是猪了!”


“小矮子你骂谁是猪?!”


“……呐,已经上课了,两位同学可以坐回自己的位置了吗?”教室门口,米迦拿着书本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


“不可以!这小矮子竟然骂我是猪!”君月吼道。


“你本来就是!”


“这样啊……”米迦把书本放到将桌上,一脸温柔笑容地向君月和优一郎处走去,然后揪着两个人的耳朵拉开。


“啊啊啊痛痛痛!!!”优一郎被米迦拽到右边。


米迦比优一郎高一点,比君月矮一点,被揪耳朵的两个人谁也不舒服。


米迦松开两只手,“两位同学,打完了就上课吧。”


米迦走回讲台,“我是百夜米迦尔,将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请各位同学多多指教。”


“另,我其实觉得班级活跃些很好,但是太活跃就不太好了哦,”米迦笑着看着揉耳朵的人,“你认为呢,优一郎君?”


优一郎翻了个白眼。


……班主任下手也不能这么狠吧?!


“啊啊,优同学和米迦老师都姓百夜哦~”筱娅一脸向往,“难道说……优同学无意中碰到了自己命运中的男人……啊~真的好棒哦是不是,优~一~郎~君~?”


“……筱娅你胡说什么啊!”优一郎没忍住,吼出声来。


正背对他们板书的米迦闻声转过身,“很有活力啊,优一郎君。”


“去操场跑三圈怎么样呢?”


“哈?!”


“米迦老师!”筱娅举起手,“我认为三圈不太合适哦!”


优一郎感动的看着坐在后面的筱娅。


“优同学这么有活力,十!圈!刚!好!”


“柊筱娅!!”


由于是早上第一节课,标准四百米操场上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优一郎。


“呼呼……”优一郎慢慢跑着。


……什么啊,还真的到操场上罚跑三圈啊!还好米迦老师没听柊筱娅的话,要不就死定了……


一停不停的跑完三圈,优一郎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突然天上飞下来一瓶水,停在优一郎面前。“锵锵。”


优一郎抬起头,看到班主任好看的脸。


“跑了三圈感觉如何?”把水交到优一郎手里后,米迦蹲在优一郎旁边,双手撑腮。


优一郎翻了个白眼,“你试试啊。”然后拧开瓶盖,大口大口的喝着水。


“优一郎君和君月同学不和吗?”


“那个……!咳咳……”优一郎急于说话,忘记了自己在喝水这件事情。


米迦拍着优一郎的背,“抱歉,我该等你喝完再问的。”


“你没必要道歉的啊……”优一郎缓过来,看着米迦。


米迦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眼里的蓝像是要把他吸进去一样。不知为何,优一郎的脸有一点红。


“直接叫我米迦好了,”米迦好笑的看着优一郎,“优一郎君脸红的时候很可爱呢。”


“什么啊……”优一郎撇开头不去看米迦。


米迦站起身,伸出左手,“回去上课吧,优一郎君。”


“什么啊,米迦老师真的只让优同学跑三圈!”筱娅和三叶趴在窗台上看着操场上的两个人。


“筱娅,还在上课呢,你们站在这里真的好吗?”与一问道。


“有问题吗?”三叶反问。


“……因为你们站在我桌子上。”君月拿下放在脸上的摊开的课本。


“嘿嘿……抱歉……”筱娅赔笑着。


“欸?!人呢?”三叶一把把筱娅拽回窗口,指着米迦和优一郎原本的位置。


“对哦,人去哪了?”


“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呢?”两个人在窗口探头探脑的时候,米迦含着笑意的声音在筱娅和三叶背后响起。


“我们……我们在欣赏风景!”三叶跳下桌子,讪笑道。


“什么风景这么有趣?”


“哎呀还用问吗,当然是优同学的桃花……”筱娅脱口而出,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到米迦的笑颜还有站在米迦身后憋笑的优一郎和三叶。“米……米迦老师!!!”


“小优,这次英语成绩不太理想哦~”办公室里,米迦把成绩单推到优一郎面前,笑着看着优一郎。“晚上有时间吗?”


“有。”


“那晚上去我家,我给你补课。”


“不要了吧?!”优一郎一惊。


米迦指了指成绩单上的0。


“……好吧。”优一郎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放学在教室等我,现在先去准备上课吧。”米迦拍了拍优一郎的肩膀。


从办公室出来,优一郎径直走回教室。


“优同学,米迦老师找你什么事呢?”在优一郎看来,筱娅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没事。”优一郎坐回座位,闷闷的翻着英语书。


“骗~人~”筱娅凑到旁边,“米迦老师晚上要给小优补课吧?”


“你怎么知道?你去偷听?!……”


“我刚刚有去办公室,你自己没看见我。”筱娅坐在椅子上。“其实啊,小优和米迦老师的关系很~好~哦~”


“什……”


“米迦老师的温柔攻势征服了傲娇的小优,然后他们开开心心的一起补课……啊呀真的好有爱啊~”


“是不是啊,小~优~”


“……”


米迦坐在优一郎旁边,指了指习题上的某一道题,“这一道,小优再仔细看看。”


优一郎和米迦靠的特别近,优一郎可以感受到米迦呼出的温热气体和米迦身上淡淡的香味。


“小优。”


“哈?”优一郎抬起头来,有一只相对冰冷的手触摸他的脸颊,“小优生病了吗?脸这么红。”


优一郎慌忙撇开头,“才没有!”


“没生病就好。”米迦像是松了口气。


“米迦。”“嗯?”


“你为什么突然要给我补课?”


米迦笑了,摸了摸优一郎的头,“因为小优的英语实在是太差了啊,班主任的课都学不好,怎么说得过去?”


“什么啊……”


第二天。


“小优~昨天和米迦老师过得怎么样?”


优一郎放下课本,头冒黑烟,“柊筱娅你能不能正常点?”


筱娅耸耸肩,“我一直都很正常啊!快说,昨天和米迦老师过得怎么样?”


“很好,补了一晚上英语。”优一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欸?!就这样?”


优一郎把嘴里的水喷出来,“你想怎样?!”


“嘿嘿我只是想知道你和米迦老师有没有亲密亲密……比如爱的抱抱啊爱的亲亲啊爱的……喂!优你回来!我还没问完!!”


三叶撑着腮,“你问得太直白了,筱娅。”


“你有什么好办法?”筱娅回过头去看着三叶,三叶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这就是你说的好办法,三!宫!三!叶!”


“你那么想知道,问又问不出来,还不如亲自来看。”


“……好,但你倒是告诉我这是什么装备,还有那两个是怎么一回事?!”


“凑热闹的。”


“……”


举着大叶子的四个人悄悄移动到米迦和优一郎补习的房间,探出脑袋。


与一——这不是卧室吗?


三叶——确实。


筱娅——有床哦!!原来米迦老师打的这个算盘!!


君月——是你思想太龌龊吧。


筱娅——哪有!快看快看!米迦老师温柔的看着优……


三叶——米迦老师对谁都很温柔好吗?


正在看着优一郎做习题的米迦感到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窗户,四个人迅速把脑袋收回去。


与一——吓死人了,这样不太好吧,米迦老师会不会生气啊?


筱娅——都是为了优的幸福,生什么气!君月。


君月——干嘛?


筱娅——你看看米迦老师回过头去了没!


君月——为什么是我!


筱娅——你是这里胆子最大的。


君月——那是你!


三叶——君月你快点!


君月不情愿的把脑袋探上去,“!!!”


很好,米迦就站在窗户旁边。


本来只是怕优一郎会冷想要关上窗户的米迦无意中发现了偷窥四人组。米迦刚想说什么,“米迦,我做完了。”


“稍等。”米迦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离开窗边。


四个人松了一口气,然后悄悄把脑袋再次探上去。


米迦已经坐回原来的位置给优一郎检查习题,优一郎认真的看着米迦在习题上的批注。


“不错啊,小优。”米迦笑着说,“比起一开始已经好了很多。”


“那是不是就可以不补课了?”优一郎激动的问。


“如果你想再考一次零分的话。”米迦摸了摸有些不开心的优一郎的头,“今天先到这里吧,我去给你做些点心。”


米迦走到窗边,撑着窗台笑着问蹲在下面的四个人,“你们四个呢?”


米迦进厨房做点心的时候,剩下五个人大眼瞪小眼。


“你们四个怎么回事?”优一郎双手抱胸。


“满足好奇心嘛~”筱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过你们运气不错,米迦做的点心特别好吃。”


“啪嗒”一声,大门被打开了。一个银发的男子走进来,摘下帽子,看着坐在客厅的五个人。


“费里德,你怎么有空回来了?”米迦端着点心走出来。


“啊,我是来看看我亲爱的弟弟,顺便回来拿些材料。”


米迦笑了笑,“你应该反过来说。”


费里德走进书房,然后拿着文件夹走出来。


“刚好,一起吧?”米迦拿着几瓶饮料。


费里德摆了摆手,“不了,红莲那家伙忙着要材料,我可不敢耽误。”


“红莲?!”优一郎问道。“一濑红莲?”


“原来你认识?”费里德道。


“……我爸。”优一郎不情愿的说。


费里德笑了,“红莲那家伙确实提到过他有一个儿子……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玩的愉快。”


费里德关上门后,筱娅凑到优一郎旁边,“天意呢~”


“……吃你的点心。”优一郎拿起一块蛋糕塞进筱娅嘴里。


“米迦老师做的点心真的好好吃!”筱娅咽下蛋糕。


米迦笑着递给筱娅一瓶果汁,“以后想吃了就过来,随时可以做。还有,不在学校就别叫我老师了。”


“真的吗?!”三叶眼睛发光,“那可不可以教我做,米迦?”


“当然。”


“小心你的厨房,米迦!”


“百夜优一郎!给我闭上你的嘴!”三叶拿起另一块蛋糕有些粗暴的塞进优一郎嘴里。


“牧(谋)撒(杀)啊!!!”


六个人闹成一团。


“米迦救命!三叶发疯了!”优一郎慌忙跑到米迦身后躲避三叶,却把米迦一起拖倒;筱娅拿出相机把米迦和优一郎倒在一起的照片拍下来;与一和君月本来好好的喝着饮料,拍完照片的筱娅恶作剧的拍了一下他们的饮料,脸上溅满果汁,筱娅喊着“小三救命”奔向三叶,后面追着两个大男人;三叶被筱娅扑倒在地,与一突然刹车,君月一不留神撞上与一……


总之,这天晚上,战况异常激烈。


早上五点四十六分。


“啊……”筱娅率先醒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扭头看到昨晚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客厅,觉得有些对不起米迦。一扭头看到三叶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与一和君月睡得七仰八叉,米迦坐在地上靠着沙发浅浅睡着,优一郎的头枕在米迦腿上。


“真是和谐啊~”筱娅当即拿出相机。刚刚拍完,米迦就醒了。


“早,筱娅。”


“早!米迦!”筱娅心情格外好。


米迦轻轻把优一郎抱起来放到沙发上,然后转过头来,“筱娅,可以帮我收拾一下吗?”


“好!”


剩下的四个醒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


“欸?什么时候收拾的?!”


“米迦和筱娅哪去了?”


“你们四个终于醒了!”筱娅推开门,和米迦一人提着一个菜篮子。


“米迦,筱娅,你们起的好早!”三叶打了一个哈欠。


“其实我本来想不叫你们让你们睡,然后你们就可以迟到了。”筱娅竟有些无奈。


“喂!”


“米迦。”趁其他四个人在聊天,优一郎走到厨房,站在正在洗碗的米迦身后。


“怎么了,小优?”米迦关上水龙头,拿过毛巾擦擦手,然后转过身来。


优一郎抱住米迦,把头靠在米迦肩上。


“小优?”


“米迦,如果你不是我的老师,该多好。”优一郎紧紧的抱着米迦的腰。


“怎么这么说?”米迦摸了摸优一郎的头。


“我喜欢你,米迦。”


“我们……我们在一起吧!”


“这么早谈恋爱不好哦,小优。”


“不早了,明年我就成年了。”优一郎在米迦的肩上蹭了蹭。


“等小优成年,我就答应。”米迦也抱住优一郎。


“不用等到成年啦,就现在吧!”筱娅突然跳出来。


“筱娅!你跳出去干嘛?我还想看笨蛋怎么说欸!”三叶不满。


优一郎和米迦慌忙放开对方,脸上都染上一层红晕。


“你们这个偷听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永远改不了哦!”筱娅叉着腰,“米迦,你现在就答应吧!”


“答应答应!”一群熊孩子起哄,君月甚至吹起了口哨。


米迦笑着看着优一郎,“好。”


“什么啊,看米迦和优在那里秀恩爱……”三叶咬了一口蛋糕,看着玩投喂play的师生情侣。


“要不要我们也来?”筱娅凑过去,三叶用手扭开她的头,“去死啊!”


“不满你来咬我啊!”优一郎说道。


“米迦!我可以调教你家优一郎吗?”


米迦笑着转过头看着优一郎,“……当然不……”


优一郎得意地看着三叶。


“当然不是不可以。”


“哈?!”


“米迦,优要残废了。”与一担心的看着被追的优一郎。


米迦笑而不语。


“放心吧与一,他就是欠调教。”筱娅喝了一口果汁。


“小优?”米迦走到优一郎旁边,优一郎扭过头,把后脑勺对着米迦。


“还生气呢?”米迦从后面抱住优一郎。


“没有。”


“是吗?”


“就是没有。”


米迦轻轻啄了一下优一郎的唇,“不生我的气了吧?”


“本来就没生气啊……”


“米迦老师!优一郎又调皮了!”


“他需要修(调)理(教)!”


“喂!!!你们给我回来!!!”


—fin.—


后记


优一郎:“红莲,我和费里德的弟弟在一起了。”


红莲一口水喷出来,“啥?!你班主任没告诉你不许早恋吗?!”


优一郎:“米迦就是我班主任。”


红莲:“……”


米迦:“费里德,我和红莲的儿子在一起了。”


费里德笑了笑,“啊哈,就是你的补习对象?”


米迦:“嗯。”


费里德点了点头:“那孩子不错,很厉害嘛米迦~”


红莲:熊孩子你和费里德的弟弟在一起了那我和费里德怎么办?!还有你搞师生恋是要闹哪样?!


费里德:米迦你和红莲的儿子在一起了这很好但是我和红莲怎么办?!还有你搞师生恋闹哪样?!


红莲:“费里德,召开紧急会议!”


费里德:“会议也没用了,咱俩搞地下情算了……”


【恭喜玩家一濑红莲和玩家费里德·巴特利成功升级为特级地下特工】


小剧场


出去约会的两个人同时打了个喷嚏。


“米迦你感冒了?”


“我没有啊,小优你感冒了吗?”


“我也没有。”


“那怎么莫名其妙打喷嚏……”


“米迦,你确定没人跟着我们吗?”


两个人默默瞄了一眼那丛会动的植物。


“那个……我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


“……我同意。”

评论

热度(44)

  1. アルバフィカDiaku_养马专业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