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ルバフィカ

【米优】米迦老师注意你家优一郎

千年沉寂。:

高中班主任米(21)x高中生优(17)


初战米优请多指教


ooc文笔渣流水帐
 不知道为啥我萌上了费红费
 能接受的话


教室,英语课之前,学生们正在打闹。


“小三,真是可爱啊~”


“柊筱娅你找死啊!”


“……你个笨蛋!”君月士方一拍桌子站起来瞪着百夜优一郎。


“你才是笨蛋!”优一郎挺起胸膛。


“你是不是找打?!”“来啊来啊你来打我试试啊!”


“……”与一在旁边干着急,怎奈何气力不足。


“铃——”上课铃响了,所有学生都回到座位上,只有……


优一郎和君月士方在打架。


“你不是笨蛋,你已经是猪了!”


“小矮子你骂谁是猪?!”


“……呐,已经上课了,两位同学可以坐回自己的位置了吗?”教室门口,米迦拿着书本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


“不可以!这小矮子竟然骂我是猪!”君月吼道。


“你本来就是!”


“这样啊……”米迦把书本放到将桌上,一脸温柔笑容地向君月和优一郎处走去,然后揪着两个人的耳朵拉开。


“啊啊啊痛痛痛!!!”优一郎被米迦拽到右边。


米迦比优一郎高一点,比君月矮一点,被揪耳朵的两个人谁也不舒服。


米迦松开两只手,“两位同学,打完了就上课吧。”


米迦走回讲台,“我是百夜米迦尔,将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请各位同学多多指教。”


“另,我其实觉得班级活跃些很好,但是太活跃就不太好了哦,”米迦笑着看着揉耳朵的人,“你认为呢,优一郎君?”


优一郎翻了个白眼。


……班主任下手也不能这么狠吧?!


“啊啊,优同学和米迦老师都姓百夜哦~”筱娅一脸向往,“难道说……优同学无意中碰到了自己命运中的男人……啊~真的好棒哦是不是,优~一~郎~君~?”


“……筱娅你胡说什么啊!”优一郎没忍住,吼出声来。


正背对他们板书的米迦闻声转过身,“很有活力啊,优一郎君。”


“去操场跑三圈怎么样呢?”


“哈?!”


“米迦老师!”筱娅举起手,“我认为三圈不太合适哦!”


优一郎感动的看着坐在后面的筱娅。


“优同学这么有活力,十!圈!刚!好!”


“柊筱娅!!”


由于是早上第一节课,标准四百米操场上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优一郎。


“呼呼……”优一郎慢慢跑着。


……什么啊,还真的到操场上罚跑三圈啊!还好米迦老师没听柊筱娅的话,要不就死定了……


一停不停的跑完三圈,优一郎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突然天上飞下来一瓶水,停在优一郎面前。“锵锵。”


优一郎抬起头,看到班主任好看的脸。


“跑了三圈感觉如何?”把水交到优一郎手里后,米迦蹲在优一郎旁边,双手撑腮。


优一郎翻了个白眼,“你试试啊。”然后拧开瓶盖,大口大口的喝着水。


“优一郎君和君月同学不和吗?”


“那个……!咳咳……”优一郎急于说话,忘记了自己在喝水这件事情。


米迦拍着优一郎的背,“抱歉,我该等你喝完再问的。”


“你没必要道歉的啊……”优一郎缓过来,看着米迦。


米迦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眼里的蓝像是要把他吸进去一样。不知为何,优一郎的脸有一点红。


“直接叫我米迦好了,”米迦好笑的看着优一郎,“优一郎君脸红的时候很可爱呢。”


“什么啊……”优一郎撇开头不去看米迦。


米迦站起身,伸出左手,“回去上课吧,优一郎君。”


“什么啊,米迦老师真的只让优同学跑三圈!”筱娅和三叶趴在窗台上看着操场上的两个人。


“筱娅,还在上课呢,你们站在这里真的好吗?”与一问道。


“有问题吗?”三叶反问。


“……因为你们站在我桌子上。”君月拿下放在脸上的摊开的课本。


“嘿嘿……抱歉……”筱娅赔笑着。


“欸?!人呢?”三叶一把把筱娅拽回窗口,指着米迦和优一郎原本的位置。


“对哦,人去哪了?”


“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呢?”两个人在窗口探头探脑的时候,米迦含着笑意的声音在筱娅和三叶背后响起。


“我们……我们在欣赏风景!”三叶跳下桌子,讪笑道。


“什么风景这么有趣?”


“哎呀还用问吗,当然是优同学的桃花……”筱娅脱口而出,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到米迦的笑颜还有站在米迦身后憋笑的优一郎和三叶。“米……米迦老师!!!”


“小优,这次英语成绩不太理想哦~”办公室里,米迦把成绩单推到优一郎面前,笑着看着优一郎。“晚上有时间吗?”


“有。”


“那晚上去我家,我给你补课。”


“不要了吧?!”优一郎一惊。


米迦指了指成绩单上的0。


“……好吧。”优一郎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放学在教室等我,现在先去准备上课吧。”米迦拍了拍优一郎的肩膀。


从办公室出来,优一郎径直走回教室。


“优同学,米迦老师找你什么事呢?”在优一郎看来,筱娅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没事。”优一郎坐回座位,闷闷的翻着英语书。


“骗~人~”筱娅凑到旁边,“米迦老师晚上要给小优补课吧?”


“你怎么知道?你去偷听?!……”


“我刚刚有去办公室,你自己没看见我。”筱娅坐在椅子上。“其实啊,小优和米迦老师的关系很~好~哦~”


“什……”


“米迦老师的温柔攻势征服了傲娇的小优,然后他们开开心心的一起补课……啊呀真的好有爱啊~”


“是不是啊,小~优~”


“……”


米迦坐在优一郎旁边,指了指习题上的某一道题,“这一道,小优再仔细看看。”


优一郎和米迦靠的特别近,优一郎可以感受到米迦呼出的温热气体和米迦身上淡淡的香味。


“小优。”


“哈?”优一郎抬起头来,有一只相对冰冷的手触摸他的脸颊,“小优生病了吗?脸这么红。”


优一郎慌忙撇开头,“才没有!”


“没生病就好。”米迦像是松了口气。


“米迦。”“嗯?”


“你为什么突然要给我补课?”


米迦笑了,摸了摸优一郎的头,“因为小优的英语实在是太差了啊,班主任的课都学不好,怎么说得过去?”


“什么啊……”


第二天。


“小优~昨天和米迦老师过得怎么样?”


优一郎放下课本,头冒黑烟,“柊筱娅你能不能正常点?”


筱娅耸耸肩,“我一直都很正常啊!快说,昨天和米迦老师过得怎么样?”


“很好,补了一晚上英语。”优一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欸?!就这样?”


优一郎把嘴里的水喷出来,“你想怎样?!”


“嘿嘿我只是想知道你和米迦老师有没有亲密亲密……比如爱的抱抱啊爱的亲亲啊爱的……喂!优你回来!我还没问完!!”


三叶撑着腮,“你问得太直白了,筱娅。”


“你有什么好办法?”筱娅回过头去看着三叶,三叶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


“……这就是你说的好办法,三!宫!三!叶!”


“你那么想知道,问又问不出来,还不如亲自来看。”


“……好,但你倒是告诉我这是什么装备,还有那两个是怎么一回事?!”


“凑热闹的。”


“……”


举着大叶子的四个人悄悄移动到米迦和优一郎补习的房间,探出脑袋。


与一——这不是卧室吗?


三叶——确实。


筱娅——有床哦!!原来米迦老师打的这个算盘!!


君月——是你思想太龌龊吧。


筱娅——哪有!快看快看!米迦老师温柔的看着优……


三叶——米迦老师对谁都很温柔好吗?


正在看着优一郎做习题的米迦感到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窗户,四个人迅速把脑袋收回去。


与一——吓死人了,这样不太好吧,米迦老师会不会生气啊?


筱娅——都是为了优的幸福,生什么气!君月。


君月——干嘛?


筱娅——你看看米迦老师回过头去了没!


君月——为什么是我!


筱娅——你是这里胆子最大的。


君月——那是你!


三叶——君月你快点!


君月不情愿的把脑袋探上去,“!!!”


很好,米迦就站在窗户旁边。


本来只是怕优一郎会冷想要关上窗户的米迦无意中发现了偷窥四人组。米迦刚想说什么,“米迦,我做完了。”


“稍等。”米迦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离开窗边。


四个人松了一口气,然后悄悄把脑袋再次探上去。


米迦已经坐回原来的位置给优一郎检查习题,优一郎认真的看着米迦在习题上的批注。


“不错啊,小优。”米迦笑着说,“比起一开始已经好了很多。”


“那是不是就可以不补课了?”优一郎激动的问。


“如果你想再考一次零分的话。”米迦摸了摸有些不开心的优一郎的头,“今天先到这里吧,我去给你做些点心。”


米迦走到窗边,撑着窗台笑着问蹲在下面的四个人,“你们四个呢?”


米迦进厨房做点心的时候,剩下五个人大眼瞪小眼。


“你们四个怎么回事?”优一郎双手抱胸。


“满足好奇心嘛~”筱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过你们运气不错,米迦做的点心特别好吃。”


“啪嗒”一声,大门被打开了。一个银发的男子走进来,摘下帽子,看着坐在客厅的五个人。


“费里德,你怎么有空回来了?”米迦端着点心走出来。


“啊,我是来看看我亲爱的弟弟,顺便回来拿些材料。”


米迦笑了笑,“你应该反过来说。”


费里德走进书房,然后拿着文件夹走出来。


“刚好,一起吧?”米迦拿着几瓶饮料。


费里德摆了摆手,“不了,红莲那家伙忙着要材料,我可不敢耽误。”


“红莲?!”优一郎问道。“一濑红莲?”


“原来你认识?”费里德道。


“……我爸。”优一郎不情愿的说。


费里德笑了,“红莲那家伙确实提到过他有一个儿子……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玩的愉快。”


费里德关上门后,筱娅凑到优一郎旁边,“天意呢~”


“……吃你的点心。”优一郎拿起一块蛋糕塞进筱娅嘴里。


“米迦老师做的点心真的好好吃!”筱娅咽下蛋糕。


米迦笑着递给筱娅一瓶果汁,“以后想吃了就过来,随时可以做。还有,不在学校就别叫我老师了。”


“真的吗?!”三叶眼睛发光,“那可不可以教我做,米迦?”


“当然。”


“小心你的厨房,米迦!”


“百夜优一郎!给我闭上你的嘴!”三叶拿起另一块蛋糕有些粗暴的塞进优一郎嘴里。


“牧(谋)撒(杀)啊!!!”


六个人闹成一团。


“米迦救命!三叶发疯了!”优一郎慌忙跑到米迦身后躲避三叶,却把米迦一起拖倒;筱娅拿出相机把米迦和优一郎倒在一起的照片拍下来;与一和君月本来好好的喝着饮料,拍完照片的筱娅恶作剧的拍了一下他们的饮料,脸上溅满果汁,筱娅喊着“小三救命”奔向三叶,后面追着两个大男人;三叶被筱娅扑倒在地,与一突然刹车,君月一不留神撞上与一……


总之,这天晚上,战况异常激烈。


早上五点四十六分。


“啊……”筱娅率先醒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扭头看到昨晚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客厅,觉得有些对不起米迦。一扭头看到三叶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与一和君月睡得七仰八叉,米迦坐在地上靠着沙发浅浅睡着,优一郎的头枕在米迦腿上。


“真是和谐啊~”筱娅当即拿出相机。刚刚拍完,米迦就醒了。


“早,筱娅。”


“早!米迦!”筱娅心情格外好。


米迦轻轻把优一郎抱起来放到沙发上,然后转过头来,“筱娅,可以帮我收拾一下吗?”


“好!”


剩下的四个醒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


“欸?什么时候收拾的?!”


“米迦和筱娅哪去了?”


“你们四个终于醒了!”筱娅推开门,和米迦一人提着一个菜篮子。


“米迦,筱娅,你们起的好早!”三叶打了一个哈欠。


“其实我本来想不叫你们让你们睡,然后你们就可以迟到了。”筱娅竟有些无奈。


“喂!”


“米迦。”趁其他四个人在聊天,优一郎走到厨房,站在正在洗碗的米迦身后。


“怎么了,小优?”米迦关上水龙头,拿过毛巾擦擦手,然后转过身来。


优一郎抱住米迦,把头靠在米迦肩上。


“小优?”


“米迦,如果你不是我的老师,该多好。”优一郎紧紧的抱着米迦的腰。


“怎么这么说?”米迦摸了摸优一郎的头。


“我喜欢你,米迦。”


“我们……我们在一起吧!”


“这么早谈恋爱不好哦,小优。”


“不早了,明年我就成年了。”优一郎在米迦的肩上蹭了蹭。


“等小优成年,我就答应。”米迦也抱住优一郎。


“不用等到成年啦,就现在吧!”筱娅突然跳出来。


“筱娅!你跳出去干嘛?我还想看笨蛋怎么说欸!”三叶不满。


优一郎和米迦慌忙放开对方,脸上都染上一层红晕。


“你们这个偷听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永远改不了哦!”筱娅叉着腰,“米迦,你现在就答应吧!”


“答应答应!”一群熊孩子起哄,君月甚至吹起了口哨。


米迦笑着看着优一郎,“好。”


“什么啊,看米迦和优在那里秀恩爱……”三叶咬了一口蛋糕,看着玩投喂play的师生情侣。


“要不要我们也来?”筱娅凑过去,三叶用手扭开她的头,“去死啊!”


“不满你来咬我啊!”优一郎说道。


“米迦!我可以调教你家优一郎吗?”


米迦笑着转过头看着优一郎,“……当然不……”


优一郎得意地看着三叶。


“当然不是不可以。”


“哈?!”


“米迦,优要残废了。”与一担心的看着被追的优一郎。


米迦笑而不语。


“放心吧与一,他就是欠调教。”筱娅喝了一口果汁。


“小优?”米迦走到优一郎旁边,优一郎扭过头,把后脑勺对着米迦。


“还生气呢?”米迦从后面抱住优一郎。


“没有。”


“是吗?”


“就是没有。”


米迦轻轻啄了一下优一郎的唇,“不生我的气了吧?”


“本来就没生气啊……”


“米迦老师!优一郎又调皮了!”


“他需要修(调)理(教)!”


“喂!!!你们给我回来!!!”


—fin.—


后记


优一郎:“红莲,我和费里德的弟弟在一起了。”


红莲一口水喷出来,“啥?!你班主任没告诉你不许早恋吗?!”


优一郎:“米迦就是我班主任。”


红莲:“……”


米迦:“费里德,我和红莲的儿子在一起了。”


费里德笑了笑,“啊哈,就是你的补习对象?”


米迦:“嗯。”


费里德点了点头:“那孩子不错,很厉害嘛米迦~”


红莲:熊孩子你和费里德的弟弟在一起了那我和费里德怎么办?!还有你搞师生恋是要闹哪样?!


费里德:米迦你和红莲的儿子在一起了这很好但是我和红莲怎么办?!还有你搞师生恋闹哪样?!


红莲:“费里德,召开紧急会议!”


费里德:“会议也没用了,咱俩搞地下情算了……”


【恭喜玩家一濑红莲和玩家费里德·巴特利成功升级为特级地下特工】


小剧场


出去约会的两个人同时打了个喷嚏。


“米迦你感冒了?”


“我没有啊,小优你感冒了吗?”


“我也没有。”


“那怎么莫名其妙打喷嚏……”


“米迦,你确定没人跟着我们吗?”


两个人默默瞄了一眼那丛会动的植物。


“那个……我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


“……我同意。”

我们为什么如此爱“剑”

斧子电玩:




摘要:仙剑、古剑、轩辕剑、剑侠情缘,为什么总是“剑”,这些国产游戏还能不能有点新意?对于剑,我们到底有怎样的情缘?




随着《仙剑奇侠传6》上市后引起的一阵阵风波,国产单机游戏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不论是对游戏,还是游戏厂商的诚意,网友玩家的批判声音持续不断,这一次我们又对带有“国产”标签的游戏失望了。




仙剑二十年,是我们对这一标杆性IP腻烦了吗?这些年来国产游戏多为武侠、仙侠类题材,除去《仙剑奇侠传》,还有《轩辕剑》、《剑侠情缘》、《古剑奇谭》等一众围绕“剑”展开的江湖旅程。这不仅会让人疑惑,就不能有点别的题材故事吗?为什么主角总是用剑?




为什么总是“剑”


一提到剑,你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谁?古龙笔下的剑神西门吹雪,《秦时明月》中的秦国剑客盖聂,还是一代大侠李逍遥?想必在每个人心中一定会有一个武功盖世、执剑天涯、行侠仗义的侠客,他剑法高超,或外冷内热,或豪放不羁,出现在各类小说、动漫和游戏中,上演一段段传奇故事。从古至今,各种艺术载体中都将“剑”和英雄联系在一起,“剑”已经化作一种符号,它的出现就象征着正义和冒险。



(古代名剑拟人,作者:esc)


剑,作为古代兵器之一,有百兵之君的称号。古代铸剑鼻祖欧冶子制造第一把铁剑“七星龙渊”开启中国冷兵器时代,从此各路英雄侠客流行背把长剑追寻梦想,少女闺秀流行手作剑穗赠予用剑的心仪之人。我们熟知的中国十大名剑轩辕夏禹剑、湛泸剑、赤霄剑、泰阿剑、七星龙渊、莫邪剑、干将剑、鱼肠剑、纯钧剑、承影剑,也会经常在小说游戏等作品中出演重要角色,光听名字就觉得逼格很高,而每把剑又有它独自的故事背景,让“剑”更添几分神秘感。再加剑的形状为长条形,前端尖,后端安有短柄,两边有刃,更符合国人喜爱清秀的审美,御剑飞行也更显帅气,试想若飞行时脚踩的是长枪锤斧一类,不仅不美观,安全系数也不高啊。




用“剑”的游戏角色


那我们还是从李逍遥说起吧,从仙剑一代到六代,每部作品的主角都以剑作为兵器。你说仙剑5前传的主角不是用毛笔吗,可不要忽略女性角色哦,女主瑕用的是双剑,另一位女侠暮菖兰用的是长剑哦。那让我印象最深刻也最为感动的应该是仙剑4中围绕望舒剑和羲和剑的故事,一阴一阳双剑合璧,不论是那首《回梦游仙》的乐曲,还是百年后梦璃重回青鸾峰的景象,每每想起都能让玩家为这一代“剑”的故事动容。




(国产游戏中用剑的妹子也是蛮多的)


而“国产三剑”另外两部《剑侠情缘》和《轩辕剑》,还有一部近年风头正猛,颇为良心的“新三剑”新秀《古剑奇谭》,具体“三剑”是谁已经众说纷纭,但是这四部作品的在国产游戏中的地位是显而易见的,也让大家默认了国产单机主流风格就是“侠”与“剑”。




难道不用“剑”不行吗


天下武器千百种,就非得执着于“剑”吗?喜欢玩国外游戏大作的玩家对此感触应该更深,毕竟摄像机也能驱鬼除灵,撬棍都可以成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物理学圣剑,更不说用枪、炮、刀、斧等各类武器及组合套装了,真的是没有什么东西不能带玩家超神呢!然而纵观国内游戏,却单单只有“剑”。当然这种说法过于绝对,国外的游戏大作中不少角色也是用剑高手,西方文化中的正义忠诚的代表骑士也多执迷于剑。国内的游戏也在逐渐跳出“剑”圈,这就不得不提《侠客风云传》和《御天降魔传》了,一个主角看似是赤手空拳的架势,另一个主角用的则是戟,游戏名中也不见“剑”字,还有最近公布了宣传动画的新RPG《神舞幻想》,也和“剑”没有什么关系呢。看来不用剑也是可行的,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改变吧。




(用摄像机战斗的澪妹妹和手持物理学圣剑的戈登博士)


游戏角色武器的设定都是基于人物的性格和所处的环境。《零·红蝶》中的天苍姐妹是弱小可爱的女孩子,舞刀弄枪一定不合适,反而配上相机来打怪更和谐;而撬棍这种朴实的“武器”也就只有戈登·弗里曼博士才能耍得666吧。所以也不是非“剑”不可,只是“剑”更适合国产游戏中代表正义的角色。




爱莲说,爱剑说


 美人如玉剑如虹,世间君子皆爱美人的温柔和剑的自由。宋代周敦颐写《爱莲说》赞美莲为花中君子,百花各有品质,百兵亦各有风格。那剑则可谓,兵之君子者也。武侠仙侠一类游戏中,主导冒险传奇故事展开的主角则应具备君子风骨,刚毅坚卓、厚实和顺,给予人仁义正气,因此,君子配剑,游戏主角应为君子,所以多以剑为武器。 


剑只是武器中的一种,只是在国产游戏中上镜率比较高的明星武器,莫不要因为它的出现而否决一部游戏。虽然心里默默地想要在游戏中使用各种各样的武器,包括像即将上市的《辐射4》中的动力甲,但是纵然武器千万种,也不及把凛然正气刻在骨子里的一把“剑”,这应该也算是我们的情怀吧。







笼之鸟【祭品】

魑蝶:

笼之鸟


 


和泉守兼定X女审


 


18X  慎食


 


有黑化  慎食


 


反叛情节  慎食


 


大概是有虐  慎食


 


作者吃了药但是貌似药效过了  慎食


 


 


你从来没有以对待工具的态度去对待他们。也许是因为他们那近似人类的外表,也许是因为他们那近似人类的感情。
长久的相处下来,更是被他们的喜怒哀乐所感染。甚至是被他们各有特色的性格深深地吸引。
这大概,就是你做出错误判断的原因吧?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
你忽然想起自己被神官们从本丸带走之前,庭院中那开了一半的樱花。
你最喜欢的是偷偷在樱树后偷看他是背影,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晃动那最繁茂的枝干。


细碎的花瓣落如雨一样随着风打着小小的旋,飘落在你眼中那人绸缎般柔顺的长发,衬着他迤逦的容貌,你不知多少次迷了心神,失了魂。而他也会回以你灿烂的笑容,将你拉进这樱雨中。即使不言不语,却也可以在彼此眼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甜蜜。


在他担心的问询后,你以你最温柔笑容面对着他。你说让他在这里等着你,你一定会回来的。
尽管你知道这一次更多的可能,是有去无回。
大门外等待的使者不耐的催促,你强忍着不舍,艰难的转身离去。
此去诀别,再无相聚。


果然,因为你在这次战役中的决策,导致友方大量的牺牲。尽管你的初衷是保护朝夕相处的伙伴们。但是在这些高高在上的神官们眼中,你却是为了一堆工具而牺牲了他们的利益。
如今,你唯一庆幸的,大概就是本丸中的刀剑们没有收到过多的伤害吧。
你被推搡着跪在神殿中央,脚踝和手腕已经被铁链和木枷磨的红肿出血。庄严的神像,一丝不苟的贡台,这些曾在你眼中无比神圣的事物此时是那么的嘲讽。
真是除了灵力的天赋之外完全是个废物。算了,反正不过是个傀儡,不听话就换一个听话的。
神官冰冷的声音这么说着,你这才发现你所跪着的地方,是一个不知名的法阵的中心。
身体中的力量被快速的抽走,你感觉越发的无力,越发的疲惫。
怕是不能完成自己的诺言了啊,你疲惫的想着,意识逐渐昏沉。
希望下一个所谓的傀儡可以好好的对待本丸的刀剑们啊。
你认命的闭上眼,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流出。害怕消失,害怕离开,害怕再也无法相见。你有太多的执念,太多的留恋,还没有向他明确的表明心意,还没有人对你们之间萌芽的恋情给予祝福,还没有……
你用最后的力气呼唤着心中那个恋慕的名字。
兼定…
兼桑!大家!主君在这里!
熟悉的少年的声音像是一道光,猛的拨开蚕食着你的黑暗,


是堀川的声音!
紧接着,逐渐扩大的骚动破坏了还在进行中的仪式。
刀剑们叛乱了!你听到神官们这么惊呼。
力量流失的感觉突然中断,让你有了些许的力气睁开眼睛。挣扎着抬起脸看向门口,执刀的少年焦急的呼唤着同伴,用手中的刀指向惊慌的神官。
可恶!你们以为让这种杂碎守在门口就能阻拦我吗!都【哔——】的死在老子刀下吧!混蛋!
呵,还真是…和那美丽的外表不相符的个性啊。你在心中吐槽道。
主君!可恶!你们这些杂碎对主君做了什么!!!
那个有着锦缎般美丽长发的身影映入你的眼中。他提着滴血的长刀飞快的跑到你身边将你扶起。
靠在他的怀里,原本的不安和恐惧一扫而空。疲惫的你在兼定焦急的呼唤中沉沉的睡去。
闻讯而来的其他刀剑很快控制了神殿内准备逃离的神官。
当石切丸踏入房间时,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他告诉暴怒的兼定,这样的法阵是用于处决拥有庞大灵力的神职者。一旦实施,即使受罚者不立即死去,也会因为失去全部的力量,最后慢慢虚弱而死。
除非,由别人的灵力作为供养。
听着石切丸的话,不少刀剑的目光锁定在了被压制住的神官身上,包括兼定。


兼定收紧抱着你的双臂,握着刀柄的手青筋暴起。那向来明朗轻快的声音此时低沉而缓慢,同为刀剑的伙伴们都明白,这是他的压抑着的愤怒。


祭品的话,要多少我会找来多少。兼定那双愤怒的发红的眼睛此时有着狼一样的利光。


缓缓放下手臂中瘫软无力的你,他提着刀走向被刀剑们制服的神官,从中拉出那个先前来到本丸传信的神官,扔到了石切丸脚边。


手起刀落,凄厉的尖叫回荡在神殿中,兼定刀下的神官已经被斩断了脚筋。


这样,祭品就不会逃跑了吧?堀川!清光!这些杂碎你们好好给我看管好了!他们所做的,我要让他们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兼定露出一个凶狠的笑容,缓缓擦拭着刀上的血渍,回身斩断了你手上的木枷和脚踝的铁链。用自己的披风包裹着仅仅穿着单薄里衣的你,再一次将你纳入怀中。


石切丸看着眼前被斩断了双脚的神官,渐渐恢复了往日那种淡然的笑容,熟练的修改着法阵。


你们还真是,惹怒了麻烦的人物呢。但是啊,祭品就该有祭品的样子,不是吗?我们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什么人趋势的工具哦?呵呵。


那颤抖着哀嚎的神官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身绿色狩衣宛若神明的男人,却像是看到了恶鬼一般。


看着被石切丸修改后的阵法吸取了所有灵力的神官渐渐变成一具干枯的尸体,兼定的再度收紧了自己抱着你的双臂。


他轻轻在你耳边说,放心,你会活下去,只要他在,他会为你寻找更多的祭品。


而早已被黑暗吞噬了意识的你,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不会听到。


 


 


你以为自己也许不会再醒来了。失去了过多力量的你,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支撑自己的生命。


但是,当你睁开眼的时候,尽管再怎么不可置信,你都必须得承认,你活着。虽然身体中仍有着深深的疲惫,精神也不及曾经,也无法使用任何灵力。


主君!你醒了?我现在就去告诉兼桑!


堀川惊喜的看着醒来的你,急忙的跑了出去。


你撑着还有些虚弱的身体坐起身,环顾着四周。虽然感觉似乎精致华丽了许多,但这里确实没有一点熟悉感的觉。


而且……这些黑色的栅栏是怎么回事!


装潢精致的屋子,四周乃至天花板都是用不知名的黑色材质组成的栅栏!简直……就像是一座笼子!


堀川!堀川!你回来!这里是哪里!


你慌乱的离开床榻,强撑着无力的双腿向房门口跌跌撞撞的走去。


然而,在你碰到那黑色的栅栏的瞬间,却被狠狠的弹了回去。


主君!!


栅栏猛地被打开,兼定冲进屋子将你横抱起来原放回了床榻。


主君,请你不要这么贸然行动了好吗?难道你真的就忍心一次一次伤害自己,让自己……几乎离开我吗?


兼定看着你因为方才因为跌倒而擦伤的手臂心痛的说。


你看着兼定小心翼翼的为你处理擦伤的样子,原本有些不安的心渐渐放了下来。顺着自己的心意,你问兼定这些黑色的栅栏到底是什么。


兼定的动作一顿,他握住了你的手深情的将你拥入了怀中。


我的主君,这都是为了保护你而设立的结界啊。现在的你,没有力量,又虚弱……不好好保护你,万一你又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被欺负了怎么办?在这里,永远没有人会伤害到你。


一瞬间,你觉得眼前的兼定有点可怕。


主君喜欢我的吧?那时候躲在樱树后偷偷看我,我什么都知道啊。


兼定抚摸着你的脸颊,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你几乎感觉到了他的鼻息扑在了你的脸上。


主君,现在对我说如何?那时候你想说的话?


你呆愣着,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主君不想说吗?好吧!


兼定笑着把你放倒在床榻上露出一个霸道的笑容。


那我问问主君的身体好不好?主君的身体一定……会比主君的嘴更加诚实吧?


兼定不顾你那推猫似的抵抗,脱掉了你的衣物,自己也跟着除去了衣服,伏在你的身上。


突如其来的呈裸相对让你一时间羞涩难当。


主君别躲着我啊,明明是这么漂亮的身体。有什么好遮掩的?


说着,兼定托着你雪白的胸脯在尖端吻下,带着湿润的吮吸,在即将离开时恶作剧是的轻咬着扯了一下。


些微的刺痛引出你羞愧的低吟。想要推开他作恶的口舌,却被捉住了手,用舌头狠狠的舔舐起了你的手心。


像是膜拜一样,他虔诚的吻着你的身体。带着不容抗拒的霸道,那揉捏着你的腰身的手指轻轻的揉弄起了你身下最为敏感的部位。灵巧的逗弄和抽动为你带来了几乎酥软了身子的快意。


主君还真是敏感啊,只是抚摸就有这样反应的话,如果我进去了,主君是不是会哭出来?真想看见主君,在我身下哭泣的模样,一定比现在更美。


他舔吻着你的唇,却鲜少深入,像是在诱惑你自己索要似的,稍有逗弄便撤军而归。唯有在身下逗弄的手,一次比一次深入。


主君,我进去咯?会哭出来吗?主君感觉的到我的形状吗?


被充分的前戏扩张过的秘处虽然已经松软,却还是吞入的十分幸苦。兼定牢牢的固定住你的腰身,盯着你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一次一次吻着你的眉眼。


终于在全部吞入时,你呻吟出声,在他的身下哭出了声。


主君,不要哭了,再也不要哭了,我会保护你。一直……


兼定说着抚摸着你的头发,缓缓抽动了起来。那坚挺的火热带着细碎的水声冲撞着你的身体所有的感官,你除了紧紧抱住兼定脊背之外全无他法。


兼桑,新的祭品到了。


堀川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吓得你狠狠收紧的身体。


兼定猛地低喘一声后,大声对门外的堀川说,把祭品全部交给石切丸,今天任何人都不准靠近主屋。


堀川领命后离开。


兼定在你耳边笑出了声音。


主君害怕被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神官们不会允许你们之间的关系的。你带着许些失落的语气说着。


兼定一愣,哼笑一声后,猛地抽动起来。措不及防的你在他的撞击下再次失了神。


不会有人妨碍我们的,主君。放心吧。


兼定低声对你说,声音中的恨意和愤怒被隐藏的极深,深到你毫无察觉。


主君喜欢我吧?


兼定忽然说道。


呐,我也一直注视着主君啊,否则怎么会知道主君就在樱树后呢?


兼定一遍一遍的吻着你,将你送入顶峰的同时,自己也释放在了你的身体中。


主君,我也爱着你啊。以后,没有任何人会阻碍我们了。


为了你,这个世界,我都会把它变成供养你的祭品啊。


那些妄图把我们当做傀儡和工具的杂碎,已经成为我们獠牙下的食物了啊。


你失神的看着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却又像是刻意的去忽视什么。


闭上眼,泪水滑落。那句在你口中含了许久的话,终于说出。


我爱你,兼定。


尽管,在这黑色的牢笼里。


 


 


不知何时,世间流传着一个传说。


遥远的极东之地,曾经最神圣壮丽的神社中,有一群不会衰老的刀剑之灵,他们英勇无匹,俊美无双。


在他们的庇护下,世间无论怎样强大的军队都无法攻破那座神社,无论怎样可怕的战争都无法波及那座神社,无论多么黑暗的邪灵都无法侵入那座神社。


有幸被其选中的神职者则会长生不老青春永驻,永远侍奉这些强大的刀剑之灵。


这是身为神职者,最高的荣誉。


而神社的统治者,则是一位有着黑色锦缎一般美丽长发,樱灵一样迤逦外貌的刀灵。


名曰,和泉守兼定。


 


 


 


 


——————————————————————————


 


本期今日XX兼桑篇到此结束


不得不说的是,小堀川和石切丸papa简直是好助攻!(前几篇中的次郎&山姥切也是!简直神助攻好么!


嗯嗯_(:зゝ∠)_今天爆RP,强行更新了两章啊╮(╯▽╰)╭


作者被加了神秘的增持buff呢!


因为在撸了兼定和愚人节彩蛋之后0W0!


~\(≧▽≦)/~作者特么的把papa&狐球&17&大咖喱&次郎&光忠&长谷部&小狮子&青江&江雪&蜻蛉切的构思和路线一口气……全部做出来了!


写大纲&构思&设定梗的时候简直是……文思如泉涌TUT以至于想的太多都不知道如何下笔了呢╮(╯_╰)╭


特别是些狐球和papa的时候,一气呵成的感觉简直太爽了!


虽然正式完稿和可以随时发出的只有狐球和papa


没办法- -你们不能指望作者一口气憋出来个全员啊_(:зゝ∠)_


人家是需要休息哒o(>﹏<)o


作者还是有正业的TUT还有要正经更新的连载的……不能拖太久TUT坑多了会被拉去活埋的QAQ


如此这般,谢谢大家观赏~


食用愉快~


 


PS.作者今天推图5-3和5-4来回碾压


然后,今天居然被枪哥们刷屏了Q口Q!


好多大杵子QAQ!好多蜻蛉切QAQ!


昨天papa带队为我领回来了园长QWQ……但是今天!次郎!莺丸!莹丸!爷爷!姥爷!还是不肯来见我啊QAQ心好累!系统送的绘马让我又有赌的欲望了!没管住我这该死的手,赌出了两个1:30一个3:00……


不知道3:00会是谁TUT~大家请为我祈祷!谢谢谢谢!感激不尽QAQ!!!!(话说你不是戒赌了吗(╯‵□′)╯︵┻━┻


 


对了对了-W-例行预告哟呵~


明天大概是papa&狐球中的一个


大家比较想看谁~呢~


米娜桑~


~明天下午见~


深沉的爱着的我今天依旧萌萌哒!!


话说谢了个好纠结的梗,虐的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情各种低落怎么破TUT